谁还记得那年花开
脆弱的内心无法将太多忧伤承载我却仍固执地将淡淡的失望化作期待 如今只有凛冽的寒风吹乱了愁怀 那些静静写在秘密笔记本上的青涩独白 谁...